观点:“新莓帝”作为一种态度

在这里,“新霉帝”描述的是小a的这个Wacom影拓小板子+树莓派3+7寸显示器制作的“新帝”手绘电脑,按照树莓派小项目的起名原理,大概也就可以叫“新霉帝”了吧……

物质成本

这一套器件里面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也远花不到一台最便宜的移动手绘电脑的价钱。事实上,由于前期项目搁浅后剩下来了几个树莓派3和一个显示器模组,原理上只需要将手里的一块Wacom拆卸,将电子部分与屏幕组合在一起即可,脱机验证发现这一做法也是可行的。额外的成本来自设备壳子的3D打印,但是由于第三方储存失误,显示器面板排线被损坏,因此又来回折腾了几次面板和驱动板的问题,包括驱动板固件的烧写等。姑且认为,这一不必要的储藏损失导致了额外400元左右的花销,而这是完全不必要的。但是尽管如此,这一套设备仍旧很廉价。

制作新莓帝的初衷基本也是廉价。它与成品的手绘电脑比起来,实在是太便宜了。其次是因为这样可以废物利用。与其将闲置的设备放在一边落灰,还不如利用起来,还可以发挥更多的潜在价值。而新帝移动手绘电脑真是贵的离谱。

时间?

任何非临时性手工制作的一个共同问题,它们都很花时间。在这个角度上来讲,时间和人民币是互斥的关系,一般来说你只能拥有二者之一(当然,这其实就已经很不错了)。那么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个评价的问题,即:是更加愿意花时间自己组装一套设备,还是倾向于花更多的钱并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目的?这个问题从某种流行的角度也很容易回答,也就是看二者哪一种更加容易获得。如果成本对于挣到的钱不算什么,那么犹豫自然会少很多。而既然都已经在讨论这个话题,那么我们自然不属于果断的这一批人,当然,说到底也不过是没钱二字。

“自己动手”制作的产物,在多种物质方面几乎都达不到同类商品的质量,在这将“新莓帝”和“新帝移动手绘电脑”做一简单比较。各方面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如果DIY也能有同类商品的性能,一般来说其花费的金钱要比对应商品高多了,而且你依然需要花时间制作它。有趣的是,有时候我们完全能够购买高质量的产品,但是我们仍然选择自己制作。但干嘛费这个力气呢?(更何况我是真的不喜欢焊接)

新莓帝 新帝移动手绘电脑
类型 自己动手制作 成熟商品
价格 约¥1500 约¥20000
显示器尺寸 6.95英寸 13/16英寸
显示器性能 在台灯下基本“能看得见” 亮度高,aRGB 99%覆盖
处理器 树莓派3B 英特尔i5/i7+可选独立制图显卡
绘图板 1024级压感 4096级压感和倾斜感应
外观 板砖 轻薄
储存 系统只有储存卡 大容量SSD

一般含义

对于这种情况,DIY的主要目的是服务于一个特定的需求。如果你需要一个B5尺寸左右的电子笔记本,电子纸设备又昂贵,另外希望他有长时间待机,并不需要花哨的功能,偶尔还能处理点办公文档,那么新莓帝就是最好的选择,它完全满足了这些需求,就像是量身定制的一般,必定能会发挥预期的作用。这一考量对在有限物质条件下开展的工作十分有价值。所以,DIY工作者在开始制作之前,都经过了谨慎的考虑,使得它们的产品非常适应计划中的使用场景。

不过,这样的出发点在许多方面也拒绝了更长远发展的可能性。新莓帝就像一条紧身裤,可以穿着舒适并且看起来很性感,简直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但如果你要装点东西走,或者想调整裤子的穿着,甚至想上厕所都很不方便了。新帝移动绘图电脑这类高性能的产品,则像多包裤那样,可以装很多东西,可以调节松紧,可以取掉裤子的某些部分,可以调整透气,但最重要的是,他穿起来仍然很舒适并且美观。(对,比新莓帝还轻!而且真的很好看!)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自己动手制作的主要原因是物质成本,但时间也是不可忽略的问题。DIY工作者同样也考虑这一点。如果时间不允许重新造一个备胎,那么直截了当的购买相对昂贵的商品,也是必需的选择。这时说:“这东西好,以后说不定还能在别的场合接着用呢”,也完全过得去。

但是仍然有例外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新莓帝的制作,或者广义上的“造轮胎”类型的制作,都脱离不了这样一个事实:制作不仅能满足自己的需要,这还是一个展示能力的机会。自己动手的行为需要多种技能上的支撑,这些技能中很多非常有助于降低日常生活成本,并且它们还标志着这类人具有独立解决实际生活问题的能力。这样的能力在几乎所有历史时期和地理环境下都有积极意义,并尤其适合于物质条件不丰盛的衰退和低谷时期。民间自制工具早已是一个普遍并且行之有效的生活态度,它具备一种“不自觉”的适应性,其行为本身充满了对生活细微之处的关照和热爱。

从另一个角度,自制行为也折射出了生活的不稳定。世界实在是变化的太快了,需求总是难以预计;生活本身也伴随着太多不确定因素,人有旦夕祸福。在这种情况下,对物质花销的谨慎控制就是仅有的少数几个选择之一。“我为何需要花掉一万多元去购买一台电脑,而我甚至还没有持续的医疗保险?或者说不定能留下这笔费用到驾驶学校学习?或者仅仅存着它,以供其他不时之需?”。长此以往,这种态度形成了一种固定的行为模式,其含义在于缩小生活中不可控的成分,并在自己的园地中寻求可能的最大认同。将其概括为“退缩”是可行的,并且在这里“退缩”一词并不表贬义。

“退缩”的行为表达的是心理上的不自信,其源头可以是剧变的社会环境,理想与现实的差异,“现代”社会行为模式中的的不信任等。环境的差异使得符合这一描述的人局限在一个特定但模糊的限度以内。之所以模糊,是因为前述“不确定”因素并不存在“小康收入标准”这类物质上的绝对度量。由于具备同样的出发点,这一群体的行为模式具有内在的共通性,因此他们之间的交流将潜在比一般社区/社会沟通来得容易。全球化(去边缘化)和互联网、物联网的高速发展使得这样的个体有更多机会建立互相的联系,在这个基础上,独立工作者有希望找到新的、更有利于长期稳定的发展方向。近年来为独立制作人提供项目展示和获利服务的网站也越来越多,从这个角度来看,是一个好势头。

归根结底“自己动手”是一种态度,他阐述了对物质成本的一般性考量,也代表了在衰退环境下的一种事实上可行但仍在寻求长远出路的群体行为模式。如果更加细致地分析DIY人群,还能得出更有价值的线索,但目前这样已经足够说明问题。“新莓帝”作为一种态度,其主旨即在于此。

多说两句

在许多场合,自制行为也会被形容为一种游戏过程,参与者追求的是动手过程中产生的乐趣。这样的描述,适合于享乐阶层的个体,它并不具备与面向问题的自制行为相同的动机。用乐高积木制作产品,很多时候也能是有用的,但这个结果一般而言是动手行为的副产品而不是主要目的,并且如果以用途为目的,乐高积木实际非常昂贵。所以,简单地用“享受乐趣”这一论调来概括自制行为,不免过于武断和幼稚。尽管游戏本身也包含(甚至其目的本身也是)对生活的实践,但这一概括,与前述“退缩”模式相比,则又相去甚远了。“游戏”这一用词实际并没有太大问题,但在使用的时候这一本质的区别一定要明确。